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改革传统的城市基层管理体制,社区服务重心下移

2012-02-01 | 来源:

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改革传统的城市基层管理体制,

社区服务重心下移

“三驾马车”驶进社区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2012年01月30日

阅读提示

长期以来,我国城市实行“两级政府、三级管理、四级网络”的管理模式。今年以来,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积极探索社区党委、社区管理服务站、社区居民委员会“三位一体”的新型社区管理体制,精简街道办事处,组建社区管理服务站,推动公共服务向基层延伸。

新机制实际运行效果如何?能否解决原有制度的弊端和不足?请看记者发回的报道。

1月29日,春节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在内蒙古包头市青山区幸福路街道阳光社区,怀孕3个月的王婧早早来到社区管理服务站。

王婧是来申请“一杯奶”计划的。按照内蒙古的规定,每名政策内怀孕的妇女可申请政府免费提供的“一杯奶”(每天250克牛奶,连续供应280天)。“以前要先到居委会申请,再到街道办审核,最后到区计生局办,至少得20天;现在只要到服务站提申请就行了,当周就有批复。”

变化的源泉来自青山区今年年初启动的街道社区社会管理体制改革。目前,青山区已在试点街道建立了社区党委、社区管理服务站、社区居民委员会“三位一体”的街道社区工作格局,“一委一站一居”像“三驾马车”,合力推动社区建设。

服务站全面接管行政事务

涉及12类64项公共服务工作,居委会不再行政化

“这次改革的一大亮点是组建了社区管理服务站,使得为社区居民服务的关口大大前移。”青山区委书记张世明介绍。

此前,社区行政管理服务事务大多由居委会承担。这种局面导致了街道办与居委会事实上的行政隶属关系,导致居委会行政化、自治事务被严重挤压。社区居民也把居委会看成政府的延伸,缺乏认同感,社区民意缺乏有效的表达和处理机制。

这种局面将得到改观。新组建的社区管理服务站全面承接包括社会保障、社会救助、社会治安、劳动就业等与居民密切相关的12类64项公共服务工作。“居委会不再承担行政职能。”青山区副区长苏金梅介绍。

记者在阳光社区管理服务站看到,办事大厅内整洁明亮,设有社区受理、社区保障、社区服务、社区管理、党员服务5个窗口,实行“一站式服务”。“以前居民办事需要社区、街道、相关政府部门三级审核办理,现在像低保、廉租房申请等都只需两级即可办结。”社区工作人员方芳介绍。

此次改革,青山区在全区8个街道中精心选择了幸福路和乌素图两个街道进行试点,将幸福路街道原有的7个社区整合为4个,乌素图街道原有的5个社区整合为3个。社区管理服务站人员按照每400户居民配备1名,目前共配备70名工作人员。这些工作人员分别由街道选派、大学生就业实习基地调配、居委会分流、社会招聘以及各相关部门推举而来,年龄大都在40岁以下。

青山区委组织部部长唐秦榛介绍,这些工作人员实行“网格化”入户联系制度,体现一岗多责,一岗多能,变“坐等”服务为上门服务。

我的手有残疾,过去为办一个残疾证,要跑街道办、区残联好几个地方,有些地方还不止跑一次。这次换发第二代残疾证,只要跑一趟社区管理服务站就行了。

——乌素图街道长征社区居民  张巧梅 

街道办权力财力都下沉

一半以上人员下到社区工作,专项经费保证“有钱办事”

“原来我们有45名工作人员,现在只留下15名,其他人都下到社区了。”幸福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郭彦平介绍。

长期以来,街道办事处作为政府的派出机构,承担着许多政府职能。但随着社区建设的不断深化,传统的城市基层管理体制无论是在运行方式、整合功能上,都不适应现代城市管理的新要求。

一方面,街道办事处“越位”包办社区居委会的选举,且对其财权进行控制,使居委会失去了人事和财务的自主权;另一方面,由于法律没有赋予街道办事处一级政府的权力和地位,因此许多行政事务必须“上传”给区政府职能部门,致使管理层次增加、行政效率降低。

“青山区委一直把加强社会管理创新作为开展创先争优活动的重点工作,从去年6月开始着手准备街道社区社会管理体制改革,最终确定了精简街道办事处这一层级的思路。”青山区委副书记邹龙汉介绍。

改革前,青山区8个街道办事处一般内设科室6—10个,人员达到30—50人。改革后,内设科室精简到4个,街道班子成员由原来的6—9人调整为目前的4人,1/2以上的人员都下沉到了社区工作。

“干部下沉”的同时,青山区也力争实现“权力下沉”和“财力下沉”,街道将计划生育、民政、社保等公共管理和服务职能下沉到社区,街道仅行使资源配置、统筹规划、监督管理、指导服务的职能,此外,财政部门建立独立核算的社区经费保障机制,相关经费及时足额拨付到社区,财政监督、专款专用,做到“有钱办事”。

为了强化对社区工作人员的监督,青山区规定“社区党组织书记、社区居委会主任和社区管理服务站站长,定期向社区党员群众报告工作,社区党员群众代表定期对社区工作开展情况进行评议”,使居民有了更多的知情权、发言权、监督权。

改革后工资待遇提高了,但心理压力加大了,工作干得不好,居民就可能拿掉我的“乌纱帽。”

——原幸福路街道办党政办主任、现繁荣社区服务站站长  王  颖 

居委会回归本位仍待时日

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各方观念转变

“这次改革的一个重点,就是让居委会回归群众自治组织职能,更有效地实现自我管理、自我监督和自我服务。”青山区民政局局长郝瑞雪说。

目前,青山区在试点社区的居委会下设了人民调解、治安保卫、公共卫生、计划生育、群众文化5个工作委员会。同时,按照每800户配备1名居委会主任或副主任的原则,试点社区居委会共配备主任、副主任35人,力求推动社区自治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

阳光社区管理服务站党委书记冀方翼表示,今后,社区居委会的职能将是协助政府完成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方面的任务,评议和监督社区管理服务站人员履职情况和工作绩效,指导业主委员会监督物业公司搞好服务,指导社区民间组织和志愿者开展志愿服务。

内蒙古科技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梅小青认为,要真正使社区居委会回归到群众性自治组织的法律定位上来,并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她说,社区管理服务站的设立确实解决了社区居委会行政负担过重等问题,但如果进一步分析,不难看出,社区管理服务站只不过是转移了矛盾,把以前的社区居委会负担过重变成了社区管理服务站负担过重,其导致的后果往往是社区居委会的边缘化。

一方面,社区管理服务站是为社区居委会减负,使其回归自治组织特性的理性选择,另一方面,这一目标的实现有赖于街道办事处、社区居委会以及社区居民观念的改变。

梅小青说,首先街道办事处要变“领导”为“指导”,其次社区居委会本身要转变观念,强化自治意识。社区居委会必须将“拿了政府的钱,就要替政府办事”的错误理念转变为“花纳税人的钱,应该为纳税人服务”的意识。此外,要实现自治,还需居民观念的转变:一是从“单位人”到“社区人”的转变;二是从“社区建设与己无关”到“我要主动参与”的转变;三是从不知权利和义务到自觉履行权利和义务的转变。“只有当社区居委会将主要精力用于居民权利的表达和维护时,社区居委会才会真正成为一个自治组织。”梅小青强调。

改革前,我一人身兼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等十几项职务,根本忙不过来。现在,我的主要工作就可以放在推进居民自治、培育社会组织上了。

——幸福路街道阳光社区居委会主任  宿天玉

 
主办:中共安庆市迎江区委组织部
协办单位:安庆市干部网络管理中心    安庆广播电视大学网络中心
推荐使用IE8以上浏览器或Chrome、Firefox、Safari,在IPAD上可获最佳浏览效果。
Copyright 2016 BBM 皖ICP备05006509